当前位置:太康文艺网 >> 涡河文艺 >> 散文 >> 浏览文章
吴广塔前的思绪
发布日期:2015年08月21日   新闻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作者:zhou cun liang   浏览:
吴广塔前的思绪
 
文【周存亮】
雨,疏疏落落地下。
越过两千多年的历史,回首那场由“迁徙之徒”发动的起义,以及起义中的人和事,仍有着太多的感慨和思绪。
感慨什么呢?秦始皇夺九鼎,扫六合,完成了统一大业,完成了英雄用武的终极目标。数百年的兼并战乱局面结束了,疲惫不堪的百姓最需要的是睡一个安生觉,吃一顿热乎饭。但这只是一个奢望,喘息未定,马上又被逼出家门,筑长城,修皇陵,建阿房宫,南征百越,北击匈奴……无尽的徭役,依然如山一般地压在头上,“灭六国者六国也,非秦也;族秦者秦也,非天下也”,一个不恤苍生、好大喜功的统治者,一个苛政如虎、穷兵黩武的王朝,有再强的文韬武略,有再多的政治荣誉,又如何称得上是英明和威武?如何会不被人民所唾弃?此时,天下百姓,蠢蠢欲动。秦一统天下12年,仅仅12年后,数百疲弊之卒斩木为兵、揭竿为旗,在大泽乡拉开了反抗的序幕。
是秦王朝重重的徭役,让吴广和陈胜走到了一起。我不知道他们相处了多久,能够如此地默契,拥有一个共同的目标,并为之而奋斗。云从龙,风从虎。一个少有鸿鹄之志的陈胜,一个素爱人的吴广,如暴风雨里划破天空的闪电,迅速点燃苛政压迫下所有人的怒火。一时间烽火连天,义旗四举。如盖的黑夜,终于撕开了一道血红的口子。六国残存的贵族,不堪奴役的壮士们,挽袖捋膊,纷涌而起,大干一场,要大干一场了。战争的鲜血,洇染了古老的大地,洇染了历史的天空。
在塔前,我无语地绕了一周,又绕了一周,望望身后的村庄,炊烟袅袅,人声散淡。很难想像,两千多年前的那场霹雳的发起者,就是从这里一路走来,走上了历史的舞台。
也有别样的思绪,萦绕在心头。轰轰烈烈的起义仅6个月就失败了,而且,陈胜、吴广二人没有慷慨激昂地死在沙场,一个被部下以“骄,不可与计”为由杀害,一个被驾辕的车夫夺去首级。让人难以置信是,在司马迁的记载中,面对吴广被杀,陈胜不但没有一点悲痛之情,还委杀人者田臧以令尹、上将重任。此时距篝火狐鸣密谋之夜不足半年。一念至此,心在滴血,人性之私,尽管我们一直认为可以德化,但被德化者又有几人呢?陈胜以降,刘邦继之,有兔死狗烹之喻;至于赵匡胤杯酒释兵权,算是和谐多了;连起事未稳的李自成、洪秀全,不也是自相残杀以至一败涂地吗?就这样,吴广在荥阳之战的关键时刻,含恨而亡。周恩来总理曾这样评价陈胜,“亡秦者始皇也,非陈涉也。陈涉以是而亡秦,转以是而自亡之。”只是,那个“素爱人”的吴广又何以骄纵傲慢到惹来杀身之祸呢?莫非,德高望众、素有心计的吴广,也在富贵之后,变得飞扬跋扈、不可理喻?我不止一次地查资料、搜网页,向地方专家请教,力图证明吴广被害是一场阴谋,是陈胜的猜忌和田臧的野心,造就了的冤案。只是,陈胜死后尚有部将为其复仇,迁葬芒砀山,而同举义旗的吴广却身首无处,墓葬史无确载。这难道是历史偶然性地忽略?
好在,还有眼前这座塔,可以让我们在雨中凭吊、缅怀。只是,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,重蹈覆辙者,依然数不胜数。留给后人的,是一声又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 
精彩图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