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太康文艺网 >> 涡河文艺 >> 散文 >> 浏览文章
之道
发布日期:2015年09月23日   新闻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作者:tkwyw   浏览:
  悟 之道

  付秀宏

  佛经上说,色是有形世界中的所有,目之所及,身之所触,心之所惑,皆为色中世界。而玉色则是有形世界中最值玩味的恒定色彩。若说红色,最有神韵的当属冷红、剔红;若论绿色,有品位者有空绿、祖母绿之类。
  玉石的色彩美,有时艳如桃花,有时馨香似兰,有时淡定若月辉,有时高洁如雅士。因此,描写玉色的词儿多极具意境美。例如,“鹧鸪眼”是用鸟眼的情态描摹玉色的神采,“桃晕”是运用水果色彩的虚幻写玉色的羞涩……
  玉色能代代辉映、持久不变,既要天生丽质,更须心性描画。常言道:玉色要人用心去善待,其迷人光晕才会持久。一块精美的玉石,优雅格调、朴拙造型是其深邃内涵的本体,色中出雅、静中欲言是其超脱灵气的再现。而要色中出雅、静中欲言,不但要求玉石有一颗诗心,更要玉石主人心里有几行诗意。
  求一玉石容易,把玉石引为知音者难。把一块玉石的玉色养护得光润沉稳,产生肌肤之美,不但需要人与玉的相遇,更需要双方的心灵之会。是的,玉石是有心灵的,惟玉石与人发出心灵的共鸣,才能产生这般神奇曼妙的玉色。
  “祭红”之色有一种凝聚之美,近乎奉献情操,这种玉色适宜诚挚之人来养护。“甜白”的玉石,微灰泛紫加上几分透明,像烤后剥了皮的白薯,含粉含光,令人甜从心起,这种玉石之色适宜乐享闲情的人来养护。
  “霁青、雨过天晴”是两种不同的玉石青色,前者是凝深的蓝,似老印花布,后者是云淡天青的浅,宛如爱情征途中,赌气后和解时的疏朗。古人有“雨过天青云破处,这般颜色做将来”的妙语,一语洞穿其色中的明净和深情。所以,拥有霁青、雨过天晴颜色玉石的朋友,或许曾历经人间风雨,因此才分外珍视眼前这份青色的人文深蕴。
  一种石灰沁过而微红的玉,叫“孩儿面”,那一定是娇羞和童真酿成的色;一种玉石里藏着类虾的灰青色,那是爱玉之人用细腻情感织就的纹理……
  心有所系、情有所依外,玉之色度还应时常以清水淋之以保润泽,就像我们的心灵房间,怎能不经常打扫呢?玉石独特的环佩之音,就是从温润莹澈玉色中跑出来的精灵。不过,也有一些行家用另一种方式养玉。他们每日抚玉,日久天长,人气和汗液在玉石之表形成一层淡色皮层。这种包浆越凝重,玉石愈显古雅。
  玉色阑珊心有梦,风清月白造乾坤。不管玉色藏于千心万腹,还是执迷于妩媚变幻,皆是人心间的一把琴。用玉色弹琴,需要心性音键多少,需要志趣旋律几何,只有懂玉、爱玉的人才说得清……

精彩图片